%e5%a4%a7%e6%a8%b9ai-01

達悟族:世代定居於距台東49海浬外的蘭嶼島上的達悟族,目前人口約5000多人。達悟族(亦稱雅美族)人以漁獲與水芋為主食,在文化的表現上與其他的台灣原住民有顯著的不同,尤其是在建築形式、飛魚祭典、新屋及新船落成禮的習俗,以及對死亡及神靈的態度上都獨樹一格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賽夏族:主要分佈於桃竹苗一帶的賽夏族人,與外族有頻繁的通婚嫁娶的關係。屬於較早受到周遭強勢民族壓迫,而改採定居農耕社會的族群,篆養牲畜,組團漁獵,賽夏人以稻米為主食,佐以其他雜糧與菜蔬為主食。米糕在族人生活中有重要地位,小米酒則是重大祭典上的要角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魯凱族:與排灣族關係密切的魯凱族,主要聚集在屏東三地門,台東大武,太麻里等地。以栗、芋、小米為主食,尤喜以石板烤芋頭。『阿拜』則是一種將栗與芋頭搗碎,和入肉內拌成餡料,再以月桃葉包裹的食物。狩獵是魯凱族一項具有重要社會意義的生計活動,多數男人都有高超的狩獵技巧。這是一個十分男性的領域,有非常嚴格的性別禁忌,女性不得碰觸獵具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布農族:屬於原住民中最具擴展力的部落,人口雖不若外族,但分佈範圍卻僅次於泰雅族而居第二,目前主要的分佈區域遍及南投,花蓮,台東及高雄等地。日常以栗與藷芋為主食,平日僅以辣椒調鹽水佐餐,偶有漁獵收獲,或是祭日生育等特殊場合,才釀酒煮肉做糕與親友分享。進食時以手抓食而不用筷子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邵族:近百年來由於漢人的墾殖勢力與通婚的影響,目前人口已經不到300人的邵族,可以說是比保育動物『黑面琵鷺』還要稀有的原民族群,主要聚落集中在日月潭一帶。在長期與漢人共居的情形下,水稻也成為邵族人的主食,並搭配日月潭中捕撈的淡水魚蝦作為蛋白質的主要來源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太魯閣族:定居於易守難攻的多羅灣山谷的太魯閣族人,長久以來被歸類為泰雅族人的分支,與賽德克人一樣,都具有紋面文化的傳統。食物種類很多元化,屬於自給自足的部落,烹調方式則以烤燻乾,煮與蒸三種為主;平時三餐則多食用小米粥加龍葵,或地瓜飯為主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拉阿魯哇族:定居於荖濃溪流域的拉阿魯哇族,曾多次協助日治政府對其他原住民族的部落展開攻擊。他們的社會規模不大,以家庭和氏族為核心,部落為最大社會群體。經過多年與布農族的通婚,氏族認同趨弱,最近一次調查僅餘13個氏族,且有許多人不記得自己的氏族家名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卡那卡那富族:領域向南達高雄甲仙,向西到嘉義大埔與曾文水庫一帶的卡那卡那富族,與鄒族關係密切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卡那卡那富族被視為南鄒族的分支。關於部落原居地,東來說指出受大洪水侵襲時,從Nacunga先遷至Tanungintsu,再遷至Nausulana;西來說,則是指原居於嘉南平原的卡那卡那富,為追捕日漸稀少的野獸,逐漸往山區遷徙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泰雅族:泰雅族人的社會基礎為共同勞動,祭祀關係形成的部落團體,隨著族人的增加,持續向外遷徙,以尋找新的土地與獵場支持新的族人。主要分佈範圍在現今的南投縣境內,泰雅人以守獵與遊耕為主要食物取得方式,發展出許多大家熟知的原住民美食,比方本店有提供的竹筒飯與小米酒等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撒奇萊雅族:原居花蓮奇萊平原的薩奇萊雅族,是天上佳偶的兒子Votong與地上女子Sayan聯姻後代,Votong以陀螺完成田地的開墾,創造出稻米與小米,Sayan則在登天梯摔下後,從腹部產出鹿、豬、蛇等動物。而Votong的妹妹Vay-Rovas,則在尋找女兒的過程中,以鐵杖畫出了海與陸地的界線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卑南族:大舉遷移到都市中的卑南族人,與其他原住民,如阿美族人不同,他們適應力強,能與漢人社會雜處,打入既有的人際網路,因此不會形成獨立的聚落。雖然如此,團結的卑南人仍秉持傳統,保持會所訓練,刺繡占卜與收穫祭等活動。農耕狩獵是主要食物來源,雖居於海邊但卻不從事海上捕魚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鄒族:從哈默大神在玉山搖落的楓葉而生的鄒族人,屢次因洪水淹沒而上下玉山,目前主要分佈於阿里山鄉,南投信義鄉,以及高雄的那馬夏及桃源鄉境內。以小米,地瓜及芋頭為主食,佐以採集的蔬果,畜養的豬與雞,及狩獵漁撈的魚肉。對好客的鄒族人來說,分享食物是日常飲食文化的一部分,即使是用餐時間到來陌生訪客也常受到殷勤招待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噶瑪蘭族:定居於蘭陽平原的噶瑪蘭族,在漢人入墾之後,逐漸遷徙到頭城,南澳與花蓮一帶,目前僅有不到1000人。噶瑪蘭人由於漢化較深,一般被歸類為平埔族中的一支。傳統飲食甚好生食,因臨海之故,多數漁產常常略加以鹽,即可生吃。齋戒時,魚雞豬,薑蔥蒜,皆被視為不潔的食物,而需禁食。 排灣族:人口僅次於阿美與泰雅的排灣族,主要分佈在中央山脈的南脈直到恆春半島一帶,近年來則是大規模的遷往屏東與台東的大武山東南的淺山區。傳統上獲取食物的狩獵與捕魚等活動,目前僅保留娛樂與團體活動性質。但因貴族制度而產生的再分配制度是排灣文化的一大特色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賽德克族:與泰雅,太魯閣兩族關係密切的賽德克族,於2004年被承認為台灣原住民的第14族。原居南投仁愛鄉一帶,目前分佈在台灣的中、東部及宜蘭山區。賽德克一詞是該族語言中代表人的意思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 阿美族:約佔台灣原住民人口的三分之一,是原住民族群人口最多的一族,多分佈在花蓮與台東一帶。阿美族飲食來源相當多樣,舉凡狩獵,捕魚,農耕都是族人營生的方式。戲稱自己為吃草的民族,尤喜食用十種植物嫩心的十心菜,烹調時則是以愛用鹽巴出了名,比方說本店提供的席烙就是以鹽醃漬的生肉。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泰雅

泰雅族人的社會基礎為共同勞動,祭祀關係形成的部落團體,隨著族人的增加,持續向外遷徙,以尋找新的土地與獵場支持新的族人。主要分佈範圍在現今的南投縣境內,泰雅人以守獵與遊耕為主要食物取得方式,發展出許多大家熟知的原住民美食,比方本店有提供的竹筒飯與小米酒等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達悟

世代定居於距台東49海浬外的蘭嶼島上的達悟族,目前人口約5000多人。達悟族(亦稱雅美族)人以漁獲與水芋為主食,在文化的表現上與其他的台灣原住民有顯著的不同,尤其是在建築形式、飛魚祭典、新屋及新船落成禮的習俗,以及對死亡及神靈的態度上都獨樹一格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阿美

約佔台灣原住民人口的三分之一,是原住民族群人口最多的一族,多分佈在花蓮與台東一帶。阿美族飲食來源相當多樣,舉凡狩獵,捕魚,農耕都是族人營生的方式。戲稱自己為吃草的民族,尤喜食用十種植物嫩心的十心菜,烹調時則是以愛用鹽巴出了名,比方說本店提供的席烙就是以鹽醃漬的生肉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賽夏

主要分佈於桃竹苗一帶的賽夏族人,與外族有頻繁的通婚嫁娶的關係。屬於較早受到周遭強勢民族壓迫,而改採定居農耕社會的族群,篆養牲畜,組團漁獵,賽夏人以稻米為主食,佐以其他雜糧與菜蔬為主食。米糕在族人生活中有重要地位,小米酒則是重大祭典上的要角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布農

屬於原住民中最具擴展力的部落,人口雖不若外族,但分佈範圍卻僅次於泰雅族而居第二,目前主要的分佈區域遍及南投,花蓮,台東及高雄等地。日常以栗與藷芋為主食,平日僅以辣椒調鹽水佐餐,偶有漁獵收獲,或是祭日生育等特殊場合,才釀酒煮肉做糕與親友分享。進食時以手抓食而不用筷子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從哈默大神在玉山搖落的楓葉而生的鄒族人,屢次因洪水淹沒而上下玉山,目前主要分佈於阿里山鄉,南投信義鄉,以及高雄的那馬夏及桃源鄉境內。以小米,地瓜及芋頭為主食,佐以採集的蔬果,畜養的豬與雞,及狩獵漁撈的魚肉。對好客的鄒族人來說,分享食物是日常飲食文化的一部分,即使是用餐時間到來陌生訪客也常受到殷勤招待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近百年來由於漢人的墾殖勢力與通婚的影響,目前人口已經不到300人的邵族,可以說是比保育動物『黑面琵鷺』還要稀有的原民族群,主要聚落集中在日月潭一帶。在長期與漢人共居的情形下,水稻也成為邵族人的主食,並搭配日月潭中捕撈的淡水魚蝦作為蛋白質的主要來源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魯凱

與排灣族關係密切的魯凱族,主要聚集在屏東三地門,台東大武,太麻里等地。以栗、芋、小米為主食,尤喜以石板烤芋頭。『阿拜』則是一種將栗與芋頭搗碎,和入肉內拌成餡料,再以月桃葉包裹的食物。狩獵是魯凱族一項具有重要社會意義的生計活動,多數男人都有高超的狩獵技巧。這是一個十分男性的領域,有非常嚴格的性別禁忌,女性不得碰觸獵具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排灣

人口僅次於阿美與泰雅的排灣族,主要分佈在中央山脈的南脈直到恆春半島一帶,近年來則是大規模的遷往屏東與台東的大武山東南的淺山區。傳統上獲取食物的狩獵與捕魚等活動,目前僅保留娛樂與團體活動性質。但因貴族制度而產生的再分配制度是排灣文化的一大特色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卑南

大舉遷移到都市中的卑南族人,與其他原住民,如阿美族人不同,他們適應力強,能與漢人社會雜處,打入既有的人際網路,因此不會形成獨立的聚落。雖然如此,團結的卑南人仍秉持傳統,保持會所訓練,刺繡占卜與收穫祭等活動。農耕狩獵是主要食物來源,雖居於海邊但卻不從事海上捕魚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賽德克

與泰雅,太魯閣兩族關係密切的賽德克族,於2004年被承認為台灣原住民的第14族。原居南投仁愛鄉一帶,目前分佈在台灣的中、東部及宜蘭山區。賽德克一詞是該族語言中代表人的意思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葛瑪蘭

定居於蘭陽平原的噶瑪蘭族,在漢人入墾之後,逐漸遷徙到頭城,南澳與花蓮一帶,目前僅有不到1000人。噶瑪蘭人由於漢化較深,一般被歸類為平埔族中的一支。傳統飲食甚好生食,因臨海之故,多數漁產常常略加以鹽,即可生吃。齋戒時,魚雞豬,薑蔥蒜,皆被視為不潔的食物,而需禁食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撒奇萊雅

原居花蓮奇萊平原的撒奇萊雅族,是天上佳偶的兒子Votong與地上女子Sayan聯姻後代,Votong以陀螺完成田地的開墾,創造出稻米與小米,Sayan則在登天梯摔下後,從腹部產出鹿、豬、蛇等動物。而Votong的妹妹Vay-Rovas,則在尋找女兒的過程中,以鐵杖畫出了海與陸地的界線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太魯閣

定居於易守難攻的多羅灣山谷的太魯閣族人,長久以來被歸類為泰雅族人的分支,與賽德克人一樣,都具有紋面文化的傳統。食物種類很多元化,屬於自給自足的部落,烹調方式則以烤燻乾,煮與蒸三種為主;平時三餐則多食用小米粥加龍葵,或地瓜飯為主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拉阿魯哇

定居於荖濃溪流域的拉阿魯哇族,曾多次協助日治政府對其他原住民族的部落展開攻擊。他們的社會規模不大,以家庭和氏族為核心,部落為最大社會群體。經過多年與布農族的通婚,氏族認同趨弱,最近一次調查僅餘13個氏族,且有許多人不記得自己的氏族家名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

卡那卡那富

領域向南達高雄甲仙,向西到嘉義大埔與曾文水庫一帶的卡那卡那富族,與鄒族關係密切。有很長一段時間,卡那卡那富族被視為南鄒族的分支。關於部落原居地,東來說指出受大洪水侵襲時,從Nacunga先遷至Tanungintsu,再遷至Nausulana;西來說,則是指原居於嘉南平原的卡那卡那富,為追捕日漸稀少的野獸,逐漸往山區遷徙。
(內容參考:台灣原住民數位博物館)